郁鲤城涟

心郁郁以辞之

【马6】傍晚





萦绕韩金的疏离气息又重了几分,尽管他一直就挺冷淡。黄昏将过的时候,训练室内空荡荡的。有人因此向窗外轻轻送出目光,是陈裕添。



夜色和灯火除了将抬起的脸映得明灭不定,也于外套帽子大团的绒毛之内缀亮两颗黑曜石。目光一寸一寸地扫过庭院,树旁有道细瘦的身影。



不知为何产生了去那人身边的念头,迟疑一会儿他选择顺从。可正准备迈出腿时却有声音传来——“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。”
  


陈裕添停住脚步,直看了两秒才慢慢移开视线。回过神来,他的手指已怔怔地勾住衣角线头:“我来看看你在这儿做什么。”


照旧没有得到回答,但韩金将少年揽住复又抬手指向天际。那里橙黄的灯河与深蓝的夜幕相贴合,揉作层叠轻纱似的溶溶色彩。


然后他们这样靠着直到风起。在回去的路上也依然很近的低语。其中有两句被落叶声掩去,若细听大约是这样的:

“明天…一起。”

“好。”


—FIN—

评论(3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