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鲤城涟

心郁郁以辞之

【厂马】隐于怀中


“明凯。”背后传来声音。
是队里新来的韩国AD,在看他:“我们,出去吃?”

他将烟碾灭在树干上,轻轻点头,“嗯。”

收回支在长凳上的腿,院子里草皮只长了几块,露出黄褐色泥土难看极了。他把两手插在裤袋里,低着头走过去。

几个人猜拳决出胜负去了新开的火锅店。打电竞的年轻男孩儿,没有几个不喜欢热闹,在咕噜咕噜升起的白雾中,酒精和肉块能让他们撕裂一切溃烂。

“你太畜生了,”赵志铭倒出瓶底最后一口酒,他哼着说:“如果情人节那天你没有被人拍到和韩金在一起,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。是吗,七酱?”

大家一齐看过来,有人已经绷不住嘴角笑开:“那样的冷淡,肯定废了很大力气。”明凯夹菜的手一顿,挂满红油的青菜调转方向落入田野碗中。

在这个瞬间,他想起总是喜欢装不经意地看他的那个家伙。“还好吧,我一直都相信他会答应的。至于你,要好好吃草多挤点奶喂饱下路——少说话懂吗?”

进食于年轻人来说,总比认为的更加快。悠着脚步返回卧室,一阵疲倦把明凯摔进床铺。半拢窗帘外漫出星海漾动,注视几点光辉的明灭,他睡着了。

梦中的天台很适合仰望星的河,他提着一盏玻璃灯。空旷墙壁上隐约映出来一具瘦削的身体,又什么都没。静止的河泛起漩涡,凶猛得叫人震惊。

而明凯是立住不动的,脊背挺直一如他从来不曾失落。因为,即使是最不浮夸的悲伤幻念,也早早地燃死冷凝于虚空之底。

他总是在他怀里的。


—FIN—

评论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