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鲤城涟

心郁郁以辞之

平贼小段子



“天惹,马哥终于想起他的微博了”

“真的??哎呦喂我去瞅瞅”

“他没更新啊”

“你4不4撒,当然是在平爹那里”

“哦……最近吃了con马,马五,马6什么的,都要忘记平儿才是他的真爱了哈哈哈”



“服辣服辣,平儿竟然能七分半不眨眼诶!”

“是吧,毕竟他是第一个一千死的男人~而且马哥只能15秒耶”

“唉老实讲,这种技能还挺有点蠢的,可是马哥还特意试了一下来给他讲……”

“呜啊QAQ,这么一说忽然感觉吃狗粮吃得好心塞”

“嘤嘤嘤,不过少女心的马哥我超喜!”

“对头,velly naisu!把特别的♂爱献给特别的♂你~”

—FIN—

没有马哥粮,我浑身蓝瘦

求大佬们行行好!

哪怕是从手指缝里漏点儿也可以啊😂

【马6】小粉红灯灯灯


一个小段子,应该会补完。


19岁的韩金在从事电子竞技工作,需要每天定时打卡和按量训练。就在今年初,他随着战队搬到了一个以星球大战为设计灵感的新基地。

而搬过来之后,据他新室友world6的感叹,这儿特别像一个没有打开小粉红灯光的发廊。

world6说这话的时候在冲着韩金挤眉弄眼,脸上写满了不可描述。看得坐他床边的韩金都忍不住暗自腹诽,有你世界妹妹还要什么小粉红。



【con马】震惊!知名冷漠选手竟被……


如果我们能看见小五的脑内画面,浮现在眼前的大概会是一个弹窗——你,想见证世纪之吻吗?YES/NO

当然是YES…才怪!倒霉的可是他家AD,必须立刻拯救。不过嘛他还是第一次见马哥脸色这么精彩,青一阵红一阵,活脱脱新生代川剧变脸大师。嘿嘿嘿。

严肃起来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小五闭眼准备冲进去大吼一声畜生受死眩晕那个法外狂徒。然而才刚张开嘴他就被人一把拽住,差点撞在门板上变成饼饼。

嗨呀,是哪个吃撑了敢拦住你霸霸勇救英雄? 他回头怒瞪却被贴耳轰炸,“找你半天了,在搞什么飞机啊?”刺痛成了耳朵眼儿的全部感受,五仔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:沃德6啊你不当人!

可旁边看他低头不语的世界妹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,只好奇的戳戳那个短寸脑壳问道,“你这么久没回莫不是搞出事哒,别是在楼梯口毁尸灭迹吧→_→”

“……”五神没有怼回来。麻瓜6控制不住自己往后一蹦:“呃我跟你讲,做坏事了是要坦白从宽老实交代的啊。”

心塞塞地白他一眼,小五把自己挪开,露出门口半开的缝隙努嘴,“喏,你自己看”。

天啦,这一看不得了,居然是谢天宇那个畜生在啵啵啵的不停亲马哥。辣眼睛辣眼睛,世界六后退两步决定待会儿就去震惊部爆料。

小五在他身后又往里张望一眼,苦着脸说:“你赶紧给我拿个主意。我老觉得该进去,可是又感觉会很不好……”

众所周知,怂这个心态从来都是会传染的。肉食打野想了两秒认为该战略性后撤。他眼神特别真诚的抓住五司空肩膀开始饶舌:

“你看,马哥被亲一下并没有掉肉啊。不过你要在这儿被他看见了,以后都别想有治疗了对吧?所以咱们还是走为上策。”

乖乖,太几把有道理了。小五如闻仙乐耳暂明,顿时拔起之前黏在地板上的腿儿脚步轻灵起来。深吸几口气他怀着悲壮之意回身点点头:兄弟对不住了,我先走一步!

于是,表面纯良无比的世界妹不仅吃掉了自己的良心,还顺手带走了五神的那颗。他们两个就这么卖掉顽强挣扎的AD,如微风一般造访又狂风一般告辞了……


马哥OS:一群畜生

—FIN—

【马6】傍晚





萦绕韩金的疏离气息又重了几分,尽管他一直就挺冷淡。黄昏将过的时候,训练室内空荡荡的。有人因此向窗外轻轻送出目光,是陈裕添。



夜色和灯火除了将抬起的脸映得明灭不定,也于外套帽子大团的绒毛之内缀亮两颗黑曜石。目光一寸一寸地扫过庭院,树旁有道细瘦的身影。



不知为何产生了去那人身边的念头,迟疑一会儿他选择顺从。可正准备迈出腿时却有声音传来——“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。”
  


陈裕添停住脚步,直看了两秒才慢慢移开视线。回过神来,他的手指已怔怔地勾住衣角线头:“我来看看你在这儿做什么。”


照旧没有得到回答,但韩金将少年揽住复又抬手指向天际。那里橙黄的灯河与深蓝的夜幕相贴合,揉作层叠轻纱似的溶溶色彩。


然后他们这样靠着直到风起。在回去的路上也依然很近的低语。其中有两句被落叶声掩去,若细听大约是这样的:

“明天…一起。”

“好。”


—FIN—

【厂马】隐于怀中


“明凯。”背后传来声音。
是队里新来的韩国AD,在看他:“我们,出去吃?”

他将烟碾灭在树干上,轻轻点头,“嗯。”

收回支在长凳上的腿,院子里草皮只长了几块,露出黄褐色泥土难看极了。他把两手插在裤袋里,低着头走过去。

几个人猜拳决出胜负去了新开的火锅店。打电竞的年轻男孩儿,没有几个不喜欢热闹,在咕噜咕噜升起的白雾中,酒精和肉块能让他们撕裂一切溃烂。

“你太畜生了,”赵志铭倒出瓶底最后一口酒,他哼着说:“如果情人节那天你没有被人拍到和韩金在一起,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。是吗,七酱?”

大家一齐看过来,有人已经绷不住嘴角笑开:“那样的冷淡,肯定废了很大力气。”明凯夹菜的手一顿,挂满红油的青菜调转方向落入田野碗中。

在这个瞬间,他想起总是喜欢装不经意地看他的那个家伙。“还好吧,我一直都相信他会答应的。至于你,要好好吃草多挤点奶喂饱下路——少说话懂吗?”

进食于年轻人来说,总比认为的更加快。悠着脚步返回卧室,一阵疲倦把明凯摔进床铺。半拢窗帘外漫出星海漾动,注视几点光辉的明灭,他睡着了。

梦中的天台很适合仰望星的河,他提着一盏玻璃灯。空旷墙壁上隐约映出来一具瘦削的身体,又什么都没。静止的河泛起漩涡,凶猛得叫人震惊。

而明凯是立住不动的,脊背挺直一如他从来不曾失落。因为,即使是最不浮夸的悲伤幻念,也早早地燃死冷凝于虚空之底。

他总是在他怀里的。


—FIN—

【厂马】尘埃刺痛


几株野草就着地平线的一丝残红谢幕。不远处有两张手幅趴在落地窗下,紧紧黏住明凯的视线:一张omg,一张韩金。

今天五点qg对omg的这场比赛,他一个多月里在专注训练时等待,放空发呆时也等待。期间好几次想问韩金准备得怎么样,他却总是话在嘴边了又咽回去,最后只看看日历。

闭眼按住胸腔很长地吐出一口气,明凯决定不观赛了。因为有些过去是后来者不能掩盖涂改的,他选择在外面煎熬,不看更好。

一切都结束,韩金僵硬着握完手。抱起外设匆匆走出门口环顾一圈,他向过道边走来。后面是马上很拥挤的人潮,那些呼出的热气将一缕头发炸起。

明凯忍不住笑了一下又绷住,自然地伸手拿过外设包,搂住对面的瘦削肩膀去往天台。在这种时候,他知道什么最合意,一个没人的清净地方。

靠在栏杆上抬头望了会儿,明凯摸出包烟问道:要不要来一根?有人小声地说好。韩金接过烟后抿在嘴里,然而点了很久也没见燃起来。

是风太大了,明凯用手环住他,贴得很近,围成一个小小的空间。一根烟抵住另一根,打火机随意甩两下,零星火花被缀在烟头和瞳孔里。长睫颤了两下被吻住,变得湿漉漉的。

很久或者片刻,两根烟照不透夜走到尽头。明凯手上轻轻一抖,指尖居然有点刺痛——是还没完全冷却的,属于烟的尘埃。

—FIN—

难过,想哭

记脑洞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

多半不会写了,哈哈哈哈哈嗝


宅男马X快递员尔康

尔康某一次送快递上门意外发现马哥不是一个简单的宅男,而是一个变异炼金师:

“你你你……这是什么啊!难道在科技高速发展的现代化社会还有人相信中世纪巫术,想通过制作贤者之石暴富吗混蛋!”

然而被他看见的其实是一个新制作中的脑洞测量器。在尔康闯进来的那一刻测量器对他产生了巨大反应,表面淡然内心震惊的马哥决定要忽悠尔康和他同居以便观察,结果才刚讲两句,尔康就他娘的被说动了。

因为马哥家里有很多奇怪的收藏,尔康总是日常被坑。又有一次他错把待维修的熊力激活仪当做电视遥控器按了下去,变得不能控制的持续说出自己的脑内想法。

马哥因此被他逗笑了,尔康也最终在一堆白烂话里吐露心意,表白成功……